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云品仓开店加入趣云联盟

云品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浓浓辣椒情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941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起辣椒,大家都非常了解它的脾性;说起种辣椒,城市里生活的人们会有些陌生;要是说起植种辣椒,恐怕好多以种辣椒过活的菜农也会感到陌生。现在就让我来为大家讲述一下我家乡搞植种辣椒的喜怒哀乐。   

  几年前,村里来了一些专搞植种蔬菜的技术员。他们自称是地区农技推广站的领导人员。农民几乎都是没什么见识的,对外来事物均持怀疑态度。不过只是怀疑,并没人或者不知道如何了解他们的真实身份。一般来说,农民所做的事情,多半是跟着感觉走。比如哪块地种什么?种它有没有好的收入?如果农民也会向科学家做事那样充满了逻辑论证,也许别人的庄稼收割了,自己还在论证之中摸索。这些拥有一身农业生产技术的领导人员在我们老乡的眼里也绝不会得到及时的响应。这并不是因为老百姓没有头脑,而因为任何新事物靠近他们时,都会以极其对立的态度予以排斥。比如当年政府部门在外面学到了地膜玉米种植技术,对农田保湿、保温、除草有良好的效果,想在土地干旱的家乡推广。结果政府三番五次的开会宣传,农民就是没有积极性。最后政府采取了力度投资,只要是搞地膜覆盖的土地,按亩数地膜全投资,外加一袋尿素。有一些大胆的农户带头种了几亩。到第二年,也没有投资了,地膜覆盖面积却呈几十倍的增长。据说,推广农作物套种技术时也是如此。所以,没有一套好的措施是很难打动老百姓的心。这些技术人员初来乍到,为了稳定民心,采取了签合同的办法,仅有个别几户农民冒险种了植种辣椒。因为农民们对合同的法律效应并没有认同,总认为私人与公家在法律上很难有平等。

  农民的事情就这样在习惯、排斥、冒险最后认同的道路上徘徊前进。刚过完春节,技术员就将商家给他们的辣椒原种分发到农户手中,接着便开始了整地活动。我们这儿的春天来的迟,过完春节,地还不可能化冻,遍地都是积雪。所以,先得搭好温室。等到温室里的地皮有了些动劲儿,便拍了又拍,碾了又碾,把一小块地弄得平而又平,光而又光,之后拉上道绳子,标好刻度,将籽儿在已定好的坐标上点好,盖上薄薄的一层沙,浇上水。这样,育种的工序就算完成了。每天下午,太阳在山头上打盹的时候,必须将麦草或者稻草帘子覆到温室顶上;当太阳刚刚出头的时候,必须把麦草或稻草帘子拉开,以保持温室夜晚的温度和白天的光照。

  这是晴天的工作。如果遇上刮风或下雪,那对有温室的人们来说简直是考验和折磨。春天风多,这是大家都很明了的道理。每每遇上七级以上的风或者旋风,对塑料大棚的牢固程度是很大的考验。当这种风刮起的时候,农人们会死死地守在自己的大棚周围以防不测。如果此时大棚被风卷起哪怕是小小的裂缝,整个棚膜会被撕裂或者卷走。刚刚漏土的嫩苗苗就会在突如其来的寒冷下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是风灾。还有雪害。人们习惯于赞美瑞雪,然而兆丰年的同时会隐藏危机。一般农民搭的温室绝对没有蔬菜种植户的温室那么坚固。如果雪厚一些,那脆弱的木头与竹片的骨架会被压跨的。

  就这样,在风与雪的考验下,小苗苗渐渐的生长。草儿会侵占辣苗的空间;天热时,滚烫的沙子会夺走脆弱的生命;缺水也是影响娇苗苗成长的因素。这都是日常护理工作,农人们会象照顾婴儿般照顾好自己的辣苗。

  终于,劳动节过了,辣苗已经有了比较结实的身体,但它们依旧害怕猛然走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农人们得采取放风的方式让它首先适应外界的气候条件。此时如果把握不好时机,它们依旧会感冒甚至枯萎。一般,将育好的种苗载早一些,会比载迟的苗更快地生长。家乡的农人都选择了劳动节之后的几天里栽种。俗语有“四月八,冻一下”的提法。曾经,我们这儿在青年节的时候下过一场大雪。那天早晨,翠绿的树枝上堆满了积雪,好多禁不起重压的树都被压折过。有谁能想象炎炎夏日来临的时刻会出现下雪的景象?在我们这儿,每年的这几天,都会出现一些反常天气,一过这几天就会稳定下来。所以,此后载苗是比较好的做法。

  栽苗有栽苗的方法。他们把土按照苗的排列顺序裁成小方块,一个小方块上一两株辣苗。再将辣苗连同土块一起栽到已经整理好的地里,一排一排的,横看一条线,竖看一条线,甚至斜看还是一条线,充分展示了农人们种庄稼的认真劲儿。苗儿载好了,水儿灌足了,接下来便是除草,便是杀虫,便是灌根。等到辣子苗有了花骨朵儿,就开始了传花粉的过程。所谓植种,不外乎将两种不同性状的亲本进行杂交受粉,使它们的后代拥有更优异的性状。辣椒也不例外,不过它传粉是一项挺费神的工作。首先是取粉,将父本将开而未开的花骨朵(俗称大花苞)摘下来,拨开花瓣,取出雄蕊,将雄蕊在太阳直射不到的地方晾开。等到快干的时候,将其在玻璃瓶里摇粉。为了快一些得到花粉,玻璃瓶里放上几枚硬币。将摇好的蕊渣与花粉混合物用细一些的纱过滤,得到的花粉装在小瓶子里保存。这样就完成了第一步。之后便是传粉。一般是将花粉移到受粉管里,用小木棍缠上棉花堵住受粉管的后部,在被称为母本的植株上找到开而未开的花苞,去掉里面的雄蕊,留下雌蕊柱头,把受粉管的前端小嘴在柱头上蘸一下,必须蘸满花粉,再在花柄上用红印泥打上记号。这样,一个受过粉的辣椒便成功了。而传花粉的人往往会被印泥染成了红色。传粉没有我说的这么简单,还有许许多多技术问题,只能在摸索中总结:花苞选小了,辣椒结不住,选大了,在花苞里面已散了粉,影响种子质量甚至将一年的劳动白浪费;去雄时轻手轻脚,如果不小心捏坏了小小的辣椒胚胎,几天后,辣椒就会凋谢;及时清理母本花朵和已经结上但没有受过粉的小辣椒,也就是没有用印泥打过记号的,以免影响种子的纯净度。显然,这种工作是对人技能与速度的考验,作慢了,就会有好多花骨朵开放,作不成且烂费摘花儿的时间;作不好,也许所结的辣椒不久就会脱落,劳而无功。每天还得早些开始,露水珠儿糊住了受粉管的小嘴儿,让人干着急;中午顶着烈日也得作,头皮晒痛了,脸蛋晒焦了,偶尔的一丝风是最爽利的时候;太阳落山了,还得准备好第二天要用的花粉,摸着黑还得去摘父本的花蕾。在这个过程里,技术员每天要监督好几趟,看到没有摘的花朵或者没有将粉受均匀,当场就骂。他们是对自己产品负责,也对农户负责,要不然检验不合格,农户拿不到钱,他们也没法子交差。当然,这传粉的工作不雇上几个人是很难完成的。

  一个花苞接着一个花苞,一株苗接着一株苗,一垄接着一垄地排过去,一天一天的排过去,约莫半个月的光景,植株下面缀满了大大小小的辣椒,再也伸不进去手了才算结束。之后就将辣椒植株封顶,抹去新生的小芽,之后就等着辣椒儿长红了脸,开始掏取里面的种籽了。

  掏籽儿是非常要命的活儿。大家想必都切过辣椒,比较辣的辣椒切在手里的那种感觉如何?而掏籽儿时,要将那辣椒搓了又搓,搓下里面的籽儿,搓出一年的辛苦,搓出一年的收入,搓得手儿麻了,背儿痛了,还得搓。半亩地栽上一千六百几十株苗,每株结上百二十个辣椒,就这样在手里搓。为此,辣椒水儿溅到眼睛里,半天睁不开;擦到鼻子上,直流泪水;弄到嘴唇上,又烧又痛。有人将辣椒晒干了用碾子碾,结果籽儿全都呈现出红红的颜色,失去了金色的光泽,让那些种子经销商千般刁难,还得技术员说情才勉强通过。所以,还没有比搓更好的做法。这样的工作,至少也得一个月时间才能完成。其实,一个月之后中科携手共抗白癜风还有许多辣椒没能收回来。一来,技术员前来回收种子的时间到了;二来,霜冻让那些还没长红的辣椒结束了生命的历程。这些劳而无功的成果也不会就那样在地里烂掉,农户将它从地里摘回来,泡在醋缸里,便是冬天绝好的菜肴。

  一年的辛苦寄托在这或多或少的种籽里。半亩地多者收上四十几公斤,少者仅有一两公斤的,以每北京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公斤一百元的预定价格交到技术员手里。不过还没有现钱。据说,那些种治疗皮肤病最专业的医院籽经销商要将籽儿抽样种植,等到种植的样本成了植株才开始计算种籽的合格率。在种籽纯度、发芽率等几样参数达到95%的底线以上时才算合格。否则,一年的辛苦的确会泡汤。种籽在人家手里,取不回来,也没钱给你。若回要种籽,还得给人家出各种费用。不过,只要是认真种的农户,几乎都能合格。

  每年,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搞辣椒植种的农人们聚在一起,嘴里嚷着:“明年再也不种了,在地里晒的满脸淌油不说,掏籽儿实在让人受不住。”往往在检验合格拿到钱时,心里乐呵呵的:“哎,明年还是种上些,半亩地就要收四五千块钱呢!农人嘛,还有什么好一点的收入呢?”

  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还有什么好一点的收入呢”便成了农民吃苦耐劳的座右铭,将一年的希望又压在了这仅占半亩地的辣椒植种上面。

    

  2003年6月6日

联系方式:(Email)xiaofang222@mail.china.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云品仓  

GMT+8, 2019-4-21 04:36 , Processed in 0.122481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